世界杯回到巴西,在全球博彩业情绪高涨的大环境下,巴西又有多少人参与到这其中呢?数字是很难统计的,但比起亚洲更加盛行的非法博彩业来,巴西人更加热衷于合法足彩。足彩早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而足彩同样也为巴西足球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帮助。

世界杯历史上最负盛名的悬案,当数1998年法国世界杯巴西VS法国的决赛。年仅21岁已经横扫欧洲赛场的“外星人”罗纳尔多在此前的比赛中无人可挡,但决赛却形同梦游、发挥失常,巴西也输掉了那场比赛,留给了人们巨大的问号。

那个年代,博彩业还没有在亚洲大部分地区里盛行,因此也很难有人把这场球和假球、赌球联系起来。可其实,赛后的种种传闻,都和赌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有传言曾说罗纳尔多在决赛前一天晚上受到了神秘人的威胁,也有人说媒体在那种关键时刻抖出其父母双双出轨以及女友苏珊娜与巴西记者有染的丑闻,正是受了赌博集团的授意。2014年世界杯前,罗纳尔多在接受BBC电视台采访时第一次亲口回忆了当时的情况,他表示自己在赛前昏迷了足足四五分钟。“可能是食物中毒或者其他原因压迫了神经。”但这样的解释,显然没有给人们一个恍然大悟的感觉。

2010年世界杯小组赛上,巴西面对朝鲜,这几乎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赛。尽管盘口开出巴西让三球以上的大盘,可全世界的赌资仍然流向了巴西这一边。结果,巴西以2比1闲庭信步地拿下比赛,赢球晋级却输盘,想必那场比赛就已经让很多人上了天台。

本届世界杯至今,巴西的表现没有太多异样。小组赛稳定只输了一个盘,淘汰赛打入加时且点球获胜也没有太多可争议的地方,但也有盘口专家分析认为,这一届巴西被称为史上最平民化的球队,所以当以后强强对话时,盘口和资金的流向可能会去到巴西的对手一方,这时候,恐怕就要小心了。

来到巴西的20多天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店面门口总会排起长龙,巴西人难得有秩序地排着队、丝毫不急躁。起初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打折,或是有特色的食品,可后来华裔导游阿兰(化名)才告诉我:他们是在买彩票呢!

巴西的彩票业有近300年的历史,而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才真正盛行起来,玩法和品种也花样繁多。无论是在里约还是圣保罗抑或其他城市,投注站几乎都是隔几条街就有一个。尽管数量不如英国的威廉希尔投注站那样频繁,但每次排队的景象也算得上是壮观了。65岁的退休老工程师黑纳多说,他花了6年的时间设立网站,专门研究巨奖六合彩的数字逻辑关系,并提出714种中奖率最高的组合数字。“我还未中过奖呢,但有几次差点就可以获大奖。我的目的是研究一种方法,使得博彩更有逻辑性。”他的想法正是巴西博彩业的一个缩影。

然而,在很多非巴西裔的人看来,巴西人热衷于彩票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巴西人天性散漫、自由,对于生活、工作没有太多的需求和压力,努力挣钱绝不是他们生活的态度,尤其是在里约这样拥有浪漫海滩和阳光的地方。“如果我用‘懒’来形容可能有点过分,但事实上我可以自豪地说我确实比他们勤快太多了。”阿兰说,“我偶尔也会买点彩票,但绝不会指望它来改变生活。”

不过,在这些博彩玩法中,足彩的吸引力对于这个足球王国而言自然是无比巨大的。哈瓦那鞋店的售货员列奥纳多告诉记者:“每周我都要固定买一次足彩,基本上周末就靠这个和足球娱乐,然后等待周一开奖。世界杯期间,玩法变多了,所以买足彩的频率也增多了。”

足球和彩票在巴西均有悠久的历史,足球有《足球法》,彩票有《彩票法》,各项法规都很严密,足球俱乐部、球员、教练员不得操纵足彩。此外,巴西国内不允许18岁以下的人投注足彩,违禁者最高可判监禁3年。1969年巴西联邦政府首次发行了以竞猜足球比赛为主的体育彩票,在1970年第9届世界杯足球赛开始前夕,巴西足彩才有了首次公开的电视开奖典礼。1991年6月26日,巴西足彩进行了一次改革,每周一期,周一早晨公布中奖结果。投注者对14场比赛结果进行预测,如果某场比赛取消,由随机抽签确定结果。

巴西足彩是巴西联邦政府发行的,由全国体育发展总局总承销,一般是通过代销商发售。在巴西,有80%的男女老少都购买过足彩。足彩销售总额的45%作为奖金,8.3%为管理费,9%为发行费用,其余37.7%为社会基金,这笔收入不仅用于足球运动,还用于包括体育在内的公益事业,15%作为全国体育发展总局的资金,10%用于全国各级体育事业的发展,7%用于社会治安,4.5%用于教育经费,3%用于改善监狱,l%用于全国文化艺术基金,其余用于补贴地方政府财政、卫生保健及社会福利。

在里约那些有足球的夜晚,当比赛结束后,在街头巷尾留下的不仅仅是弥漫的酒精味和胜利后的歌声,还有散落一地的纸片——那些被丢掉的失去价值的足彩彩票。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